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小说 纪北骁翟冉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16 14:22:23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 完结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佚名分类:总裁小说主角:纪北骁,翟冉

更多总裁小说

小说简介:《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小说,主角是纪北骁翟冉等。故事主要讲述了:“娶你,做梦。” 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翟家嫡女长女,翟氏如今的掌权者,未来的继承者。以她的条件,大可不必到这里来被纪北骁挑拣,但如今听到这样冷漠到刻薄的拒绝,她也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不是不难过,可这个人是纪北骁,她爱他,她也欠他。 ……展开

本书标签: 军阀 奇缘 契约 甜宠 深情

完结
本书评分:
1
5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小说,主角是纪北骁翟冉等。故事主要讲述了:“娶你,做梦。” 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翟家嫡女长女,翟氏如今的掌权者,未来的继承者。以她的条件,大可不必到这里来被纪北骁挑拣,但如今听到这样冷漠到刻薄的拒绝,她也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不是不难过,可这个人是纪北骁,她爱他,她也欠他。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小说免费试读

翟冉很满意这句话的效果,至少让她在纪北骁素来清淡疏离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裂纹,她扬起嘴角,有些得意。

纪北骁抬眼看了看翟冉,眸子里带着轻蔑和不屑:“翟小姐,您还真是,不知羞耻。”

“随你怎么说,我这个人,可是专一又有耐心,纪北骁,你总归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翟冉一声嗤笑,像是在笑自己,纪北骁忽地皱起了眉,面色一变,脸上是难以掩饰的痛苦。

该死,怎么挑这个时候发作!

纪北骁在心里暗自咬牙骂道。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瞬间侵占了他的意识,有那么几秒,纪北骁觉得眼前只剩下一片刺目的白。

“纪北骁,陪我去看海吧。”

“纪北骁,你等等我!”

“纪北骁,你总归是我的人,一辈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敢先走一步,我就敢追着你过奈何桥。”

记忆里,是谁在他耳边一声一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或娇嗔,或愤恨,或……绝望……

待白光散去,纪北骁才看到离自己近在咫尺的,翟冉娇美精致的脸。

翟冉上半身越过桌子,一只手按在他手上,眼底还带着未散尽的紧张。

“我没事。”

纪北骁说完,才发觉自己语气里竟刻意带着安抚,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她的担心?

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躲开了翟冉的手,“老毛病而已,无需翟小姐如此。”

的确是老毛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莫名其妙染上了头疼的毛病。

发作起来,短则一两个小时,长的时候会接连疼上三四天,还伴着不定时的失忆症。

不过,这么短时间就平复下来,倒还是第一次……

他知道自己已经忘了很多东西,他也不怎么在乎再忘记一些,只是不知道他生病的消息怎么就被泄露了出去,引发公司股东的讨伐。

他才不得不接受回国治疗的“建议”。

纪北骁回复冷淡,继而说道:“我找人送翟小姐出去。”

翟冉却坐了回去,她轻轻蜷了一下手指,感受残留着的,纪北骁的体温。

“纪先生就这么把我赶走,怎么和伯母交待?”

“这无需翟小姐操心,我自有分寸。”纪北骁淡声开口。

这就是纪北骁,他的决绝,他的疏离,如今都给了她。

那一点温度逐渐从指尖散去,翟冉直视着纪北骁,笑着问:“看来,伯母并未和你交待清楚,让你跟我见面的原因。”

这个问题纪北骁不是没想过,到底是什么让一向顺着自己的母亲此次如此态度地要求自己来和翟冉见面。

“纪北骁,也许……”

翟冉话未说完,便被重重的开门声打断。

两个人同时抬头看去,会客室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身材娇小的女孩,披肩的乌黑长发,不施粉黛的小脸,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意。

这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翟冉冷笑。

前台小姐一脸惊慌,不住的鞠躬道歉:“抱歉纪总,木小姐坚持要见你,我拦不住她……”

纪北骁按了按眉心,沉声道:“你下去吧。”

前台如蒙大赫,慌忙退了出去,还体贴地带上了门。

“小语,你怎么来了?”

纪北骁语气下意识放缓了几分,问,“有什么事吗?”

木轻语站在原地,满脸不安地看了翟冉一眼,小心翼翼地往纪北骁身边站了站,小声说:“北骁,我,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翟小姐本来就打算离开……”

“知道会打扰到还闯进来?可真是虚伪。”

翟冉打断了纪北骁的话,她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走到木轻语面前,目光带着轻蔑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个彻底。

她本就身材高挑,又踩着足足六七厘米的高跟鞋,即使站在纪北骁身边也不遑多让,看向木轻语的时候,自是带上了几分居高临下之意。

木轻语涨红了一张小脸,手足无措的连连道歉:“对不起,姐姐……我,我太想见北骁了,所以,所以就……”

翟冉没兴趣配合她扮委屈,她挑了挑眉,道:“姐姐?好笑,我可不记得我妈给我生过什么妹妹。纪北骁他脑残眼瞎,看不出来真假好坏,但我可不傻,所以把你那套在我面前收收,免得我哪天忍不住揭了你这层皮。”

木轻语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翟小姐,在别人的办公室撒泼骂人,这就是你的教养?”

纪北骁将木轻语往自己身后带了带,明显的回护姿态,语气有些不耐:“小语是我的人,而你才是打扰到别人的人。”

木轻语像只受伤的小动物,揪着纪北骁的衣角往他身后站了站。

翟冉觉得浑身上下的血在一点点凉下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