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悬疑 >

时间:来源:5号阅读

《那些年我们一起渡的鬼魂》小说主角是陈子昊,由作者老又嫩最新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对我非常重要的一块血玉竟然丢了,从那以后我发觉自己可以看见鬼魂,而在鬼魂的指引下,我竟然得到了通往一个神秘世界的钥匙,哪里充满了新奇也充满了未知......

第一章 尸体不翼而飞

夜幕下,一辆出租车在殡仪馆前停了下来。

“到了,快下来。六十八块钱。”肥胖油腻的出租车司机朝着窗外看了看,眼中不自觉地露出惊恐,恨不得陈子昊立刻滚出自己的车子。

“那,钱。”陈子昊递过去一张一百块钱,潇洒地挥了挥衣袖,“不用找了”。

“等等。”陈子昊正准备离开,却被司机喊住了。司机打开车灯,对着灯光将钱照了又照。突然咆哮起来。

“你个杂碎,竟然给我冥币,你给我回来。”司机大叫着,陈子昊早已经跑远了。钻进了火葬场里。

陈子昊与谢一是死党,两人高中毕业后,一起进军了美容美发行业。本想着成为时尚界的新宠儿,可没想到,干了两三年,两人都没有任何起色。混的都比较惨,说直接点就是没钱,自然也没房没车没媳妇,所以两人至今还是孤家寡人。

司机看着冥币,一脸的懊恼。顺手将冥币扔了出去。猛然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的殡仪馆,想起午夜出租车拉鬼的坊间故事,仿佛瞬间意识到什么。突然惊恐地大叫一声,猛踩油门,一溜烟地飞驰到了夜幕里。

惊起车身后面的那张冥币,像是一张树叶一样,随风飘动了起来。黑夜中,似乎被什么抓在手上,就那么停在半空,一动也不动了。

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划破黑夜,十分瘆人。

陈子昊嘿嘿坏笑起来,也不是他故意找茬恶作剧,实在是司机无德在先。以为他是第一次来此,带着他绕了一圈又一圈。虽然他睡着了,但殡仪馆他可来过多次,明明是十八元的路程,硬生生带他绕到了六十八元。好吧,你既然宰我,那就别怪我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咯。他陈子昊可不是个省心的主儿。

进了殡仪馆后,耍了出租车司机一通的喜悦,顿时被殡仪馆里面的阵阵寒气冲散。陈子昊来此找他的好基友谢一。谢一这个混蛋因为工作的关系,根本没有带手机的习惯,有什么事非得亲自登门造访。去他在市区买的房子常常找不到他,于是后来,陈子昊就直接来他的工作单位--殡仪馆了。在这里,肯定能找到他。

殡仪馆里眼下没人,也幸亏没人,但凡有个人也像个死鬼了。

“谢一,谢一”陈子昊边走边喊,殡仪馆里阴森森的,他两个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生怕什么东西突然跳出来吓他。实际上他知道谢一所在的修复室。发出声响,不过是为自己壮壮胆。突然,不远处的门口一个红色身影闪了过去,陈子昊被吓呆了,惊叫一声朝着修复室狂奔。

如果殡仪馆内还有个人,或许,眼前狂奔的陈子昊在他眼中更像个鬼。

陈子昊走近了修复室,毫无意外,谢一正背对着他对着一具尸体在做美容。陈子昊想吓唬吓唬他,悄然无声地走近他身边,轻轻地拍在谢一肩膀上,然而,无意中却瞥见了尸体。一具女尸正脸色惨白地躺在那,脸色惨白如纸,更要命的是竟然还穿了一件红裙,眼睛还没闭上,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陈子昊这一瞥,似乎看到她正看向自己。陈子昊吓得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是谢一那抑制不住的嘲笑,陈子昊发现自己正躺在谢一的床上。生无可恋地白了谢一一眼。

“你说你做什么不好,非跟死人打交道。你不害怕吗?手机也不能装,还得我半夜三更来这找你,把我吓得半死。”

“其实越跟死人打交道,越觉得简单纯粹,越不想再跟活人打交道。”谢一淡淡地说道。这话冷不丁地说得陈子昊打个激灵。“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个大活人。”

陈子昊与谢一是死党,两人高中毕业后,一起进军了美容美发行业。本想着成为时尚界的新宠儿,可没想到,干了两三年,两人都没有任何起色。混的都比较惨,说直接点就是没钱,自然也没房没车没媳妇,所以两人至今还是孤家寡人。

在同龄人买房买车的刺激下,谢一也果断下海了。陈子昊本来以为他下海去经商了,就跟鲁迅先生弃医从文一样,狂拽酷炫吊炸天,本想让谢一也带自己一把。可没想到,谢一竟然下海去火葬场工作了。用他的话来说,给逝者化妆也是化妆,勉强算同行业。不仅如此,这行来钱快。简单粗暴,十分直接。后来,谢一就飞上枝头,摇身一变,成了有钱的金主,没事涂个发胶,搞得跟富二代似的。而“坚持理想”的陈子昊,依旧是个穷屌丝,身上浓烈的的杀马特气质越来越凸显。

陈子昊告知了谢一自己来找他的目的。让他陪自己去宁城,一起去看小花旦俞玉影的见面会。俞玉影眼下炙手可热的选秀节目的头号选手,日后有望成为享誉国际的超级巨星。虽然正式出道至今才两个星期,但已经在校园选秀比赛中积累了很多人气。经纪公司也是C位力捧,很多人断言,俞玉影将会成为了下一个的国民偶像。星途不可限量。此番陈子昊花了一个月的钱,才搞到两张俞玉影见面会的门票。他找到谢一,希望可以借点钱让他度日,顺便把另外一张票钱给报销了。

谢一自然是十分乐意的,两人都是直男癌晚期患者。都对甜美可人的美女没有半点抵抗力。两人一合计,次日就动身。可修尸房间还有一个红裙女尸呢,谢一表示今晚就加班赶紧把工作完成。陈子昊对于他的敬业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

谢一独自去了修复尸体的室内,陈子昊无聊地继续躺在床上。殡仪馆的宿舍冷冷的,他又睡不着,只能对着空气发呆,回想起刚惊险的一幕,陈子昊还是觉得心有余悸。突然,陈子昊听到谢一那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来不及多想,陈子昊朝着修复室狂奔而去。却发现谢一跌坐在地上。陈子昊惊讶地发现,那红裙女尸女鬼竟然不翼而飞。

“人,人,人呢?”陈子昊也吓呆了,指着空着的陈尸台问。这半夜三更,谁会偷一具尸体?难道是……陈子昊和谢一都不敢多想,两人不由分说,均大叫着朝着门口狂奔。

“把我的灵魂给我,把我的灵魂给我。”一阵女人的声音响起,陈子昊觉得,那肯定就是红裙女尸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空灵,陈子昊觉得自己再慢一步,就要被活捉了。

黑黢黢的深夜里,几只凄厉的猫叫声再次响起。陈子昊和谢一一路狂奔。

次日,女尸不翼而飞的消息被其父母发现。本来白发送黑发人已经够悲伤了,现在女儿的尸体竟然又不见了,极度悲伤让两个老人丧失了理智,恨不得把整个殡仪馆给砸了。而殡仪馆馆长只得赔礼道歉,答应在三天之内将尸体寻回。

而馆长又直接将任务下达给了谢一,因为尸体在谢一手上弄丢的。如果三日之内不能找到女尸,就没收谢一的财产,并且将其永久性开除。见钱眼开的谢一听此,痛心地哇哇大哭。而作为导火索之一,陈子昊倒不是担心钱的问题,他更怕红衣女鬼会找上自己。现在陈子昊闭上眼睛就是红裙女尸那死不瞑目的眼睛,就那么死死地盯着自己,仿佛不把其魂给吸进去不甘心。

“把我的魂魄还给我……”

陈子昊不由得再次响起女尸那空灵生冷的声音。她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她死后的魂魄没有顺利去往极乐世界?陈子昊不由得一个哆嗦,摸了摸胸口的血玉。这是他的习惯,玉通灵。这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他常年佩戴在身边,感觉就像是妈妈始终没走。血玉那温润的感觉,就是妈妈的安抚,也让陈子昊觉得很有安全感。

殡仪馆馆长是个五十多岁的和蔼的老头子,在面对红衣女孩的父母时候,恨不得把所有的好话说尽了。但也看得出,他并不是个会说话的主儿,以至于把“以后再来给你们打个对折,免费送个骨灰盒,欢迎下次再来”等。两个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又莫名其妙丢了尸体,本来就够难过的了。被老馆长这么一通“安慰”,更加怒不可耐了。

陈子昊见场面无法收拾,就乘着混乱报了警。直到警察的到来,才平息了这场闹剧。负责处理的是个年轻警察,叫韩晓。陈子昊此时才知道死亡女孩叫胡云云,才二十一岁,是个大学生,自杀而死,但是对于自杀原因,却没有具体的原因。

照片中的女孩眉清目秀,十分清丽,有一种飘然若仙的美好。若是尚还在世的话,应该也会被很多男孩子追求吧,虽然不至于像是俞玉影一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凭借她的美色,走到哪里都应该成为关注的焦点。陈子昊看着照片,忍不住一声声叹息,若是自己早点遇到这样的女孩子,肯定会爱上她的。

然而,陈子昊看着照片中的女孩,总觉得很是眼熟。陈子昊想了半天,又去网上查找了一番,这个女孩,不正是之前参加校园选秀活动的女生胡云云吗?之前官方宣称她是因病退赛。大家也就信以为真了,可没想到竟然死了。

陈子昊询问年轻警察韩晓,韩晓表示他们已经经过了严密的调查,证明女孩确实是死于自杀。然而,既然是自杀,那么为什么尸体会不翼而飞?

>>>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