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玄幻 >

时间:来源:5号阅读

《到了地府做阎王》小说主角是白羽秋月,由作者明帝最新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人生得一真心相待的朋友足以,自己找不到工作,好友整天陪着自己,在一次喝醉酒后,被好友拖回家,在途中一辆大卡车飞奔而来,为了救他,我被卡车撞飞死了,没想到睁开眼睛一片黑暗,眼前就是一坛血水,为了离开这个地方,我用血水里的骨架做成抵御寒风的衣服,却跌落到一个类似人间的地方,这里繁华热闹,但是所有的人却都躲着我,直到我被秋月所救,她告诉我他们都是死去的人,而我却没有死,是一种无形的力量阻碍我回到人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第一章我没醉

“老板再来两瓶白的,老子我今晚要一醉方休”

一位青年餐桌上醉醺醺的在不停的倒酒。

餐厅老板走过来“小伙你不能在喝了,你已经醉了”

“你胡说,我才没醉”青年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凳子只有椅子腿在支撑着地面。

“小伙子,不要这样很危险”

椅子和青年马上就要栽倒在地,餐厅老板来不及去扶,后面来了一个高高瘦瘦戴眼镜的青年把凳子支撑起来。

“谁呀!”喝醉酒的青年仰头看了看。

“原来是叶鸣呀!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定是在做梦”

叶鸣在旁边阴险的说道“对,你是在做梦,但是这场你也该醒了”说完叶鸣把支撑凳子那只手收走,只见哪位青年连凳带人倒在地上,叶鸣蹲在地上拍了拍青年的脸,深处一根手指“这是几?” “3” “接着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羽”很好你现在清醒了吧。

叶鸣站起来看向老板“这位是我朋友,我把他在你这里消费的钱结一下”说完叶鸣从钱包里面掏出来五张红色钞票递给老板,“不用找了,这家伙在你们这里添麻烦我马上就把他带走”

老板拿着钱,看了看叶鸣向他点了点头就走了。

白羽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扶起凳子坐在凳子上继续倒酒,叶鸣看到这一幕快速的抢先白羽手里的酒瓶。

“还喝还喝你看看你自己都醉成啥样了。”

白羽站了起来东倒西晃的迈开步“叶鸣你快给我拿来。”

白羽冲向叶鸣,叶鸣不慌不忙的避开这时白羽脸部朝下直接栽倒在地,叶鸣弯下腰刚准备把白羽扶起来这是白羽瞬间翻身起来用头撞向叶鸣,顺手把叶鸣手里的酒抢了过来。

叶鸣起身摸了摸额头“真痛啊!”这时白羽仰头朝上举起酒瓶咕咚咕咚的干了下去。

把酒瓶狠狠的直敲在桌子上讽刺的对叶鸣说“想跟我都你还嫩着呢。”

白羽又坐在凳子上拿起桌上的筷子夹起他点的下酒菜在吃,叶鸣抽出白羽对面的凳子坐了下来。

“老白不是我说你不就是找不到工作吗?你也不用整天闷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你钱是的。”

白羽听了拿起酒杯狠狠的放在桌子上“工作又是工作你怎跟我老爸老妈一样”

“我不是让你去我爸的公司上班吗?你为什么不去。”

“你为什么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我兄弟你爸的公司我们去过都少回了全公司大大小小的地方我们都走遍了,我不希望那些同事因为裙带关系整天挖坑我,我其实挺羡慕你的整天回家爸妈都劝我找工作那我跟你比较他们实际上知道比不过却还有比,说实话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叶鸣听了这句话沉默不语

“好了老板结账”

“好了”叶鸣站起拉起白羽走出店门。

白羽慢吞吞的说“干嘛呢?我还没有结账呢。”

“账我已经在你倒地混倒的时候已经结完了”

白羽脸红彤彤的,伸出食指指向白羽“叶鸣你小子你真够兄弟”说完倒在叶鸣身上。

叶鸣搀扶这白羽走。

“叶鸣,你真够兄弟,等过几天陪我去面试吧,我要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兄弟,哪些考官一个能跟我称兄道弟的都没有”。

叶鸣心想 “咳,考官都是公平公正的能跟你称兄道弟的那就是贿赂。”

“不用你扶走开”

到了十字路口白羽挣脱了叶鸣的搀。

“老白小心一点这里车很多的。”

“没事的,快走吧。”

“等等我”

叶鸣刚走一辆大卡车飞奔过来。

“完蛋了”

叶鸣刚要闭上眼睛白羽冲了过来把叶鸣推开。

“老白”叶鸣当生惨叫 。

卡车停了下了,白羽躺在地上。

叶鸣快速跑到白羽的身边单手扶起白羽的头。

而白羽已经奄奄一息了。

“老白你不要死”

白羽剩下最后一口气“真是的,我这个喝醉酒的人都知道看车你在想什么呢?

“不,是我没看好你,你明明醉成这样还让你乱跑。”

“我跟你说了我没醉,如果我真喝醉就不会推开你,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我真喝醉了,你可能真的会撞死那样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说完白羽断气了。

“不”叶鸣惨叫起来“老白,你快醒醒你是在骗我的吧你快醒醒”叶鸣不敢相信白羽前一秒还跟他聊天,后一秒就断气了。

叶鸣跪在白羽的遗体旁哭喊起来。

几天后举行了白羽的葬礼。

第二章黄泉之风

白羽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围一片漆黑。

“我是怎么了,这里是哪里。”

他想起来了他刚刚为救叶鸣被卡车撞死了。

“哦,原来如此自己已经死了感觉跟现实世界中没有太大的区别。”

白羽站了起来周围全是乱七八糟的石块站起啦又是摇摇晃晃的跟自己喝醉酒的时候没啥区别,他往前走走就又摔倒了……

“这真是的,这辈子除了喝酒喝到醉的时候就没倒下过对了那是上一辈子的事了,想不到自己刚来地府就连续打破自己上辈子的摔倒记录。

“哗啦啦哗啦啦”

白羽听到附近有水声想过去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出去。

白羽走在陌生的路上心里多少有点害怕,眼睛是身上的灯,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的灯彻底的熄灭了,白羽为了降低内心恐惧

一边哼歌一边走。

白羽清清楚楚的听到水声很明显河流就在自己旁边。

“呼呼呼,呼呼呼”

“ 这是什么声音”白羽有些害怕了

白羽胆怯的说“有人吗,这里有活人吗?”白羽想了想这里怎么可能有活人自己已经是个鬼了,接着他又开始喊“这里有鬼吗?这里有死鬼吗?有的话请回个话好吗?为什么会说的这么别扭。”白羽最后实在害怕了连声大喊。

突然周围墙上的火把一个又一个点燃了“这时声控的火把,看了地府的科技还没落后”

灯亮起时白羽双腿发软瞬间倒在地上,映入眼帘的是刚刚走的陡峭的路都是凹凸不平骸骨山,白羽手扶着地面慢慢往后移动手忽然感觉热热的我后一看一片血池还冒着热气。

“啊!”白羽大声尖叫了起来几分钟过后才缓缓停下白羽试着说服自己让自己受惊吓 的心 平复下来 , “白羽你已经是个鬼了你要习惯这一切。”

许久过后白羽终于冷静下来。

他看到血池中间有坐木桥,对面有道门。

白羽缓缓走过了木桥。

“呼呼呼,呼呼呼”

白羽又听到这个奇怪的声音了,他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他发现这个怪声是外面的风经过岩石缝中发出的声音。

白羽走到了门口,他不管门后是什么但他已经不感到畏惧了。

“老子可不是被吓大的,我先在什么也不怕。”白羽大声喊到。

白羽打开门一阵寒气刺骨的冷风袭来白羽立刻把门关上,门已经关上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结冰了幸亏自己即使把门关上否则决对会冻成冰棍的。

“这就是所谓的黄泉之风啊,我这个小身板可承受不住在想个办法才行。”

他走向骸山挑出几块完整的人骨头,把它们拼凑在一起形成完美的人骨,高度,胖瘦完全和他自己相匹配,他把拼凑好的人体骨架放入血池之中过来几分钟他把骨架捞出,血一滴一滴滴想地面看到这白羽浑身颤抖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把骨架弄的像衣服一样套在身上特别温暖。

穿上骨头装的白羽走路自然也有些迟缓他又走到门前打开门没有像之前那么冷了。

走出门他冒着冷风直直的前进,手里拿了一块长长的白骨支撑地面艰难的前行,中途白骨下半身已经结冰了,白骨手杖被冻碎了,身上的白骨有这被冻碎的痕迹。

白羽咬着牙坚持“快了,还差一点”白羽看到前面有一束光直奔过去,没成想到是个悬崖就这样白羽直直摔了下去。

白羽摸摸头好痛“幸好有这个骨头盔甲保护否则就没命,不对呀!我已经没命了。”白羽看了看大喊到“这又是什么鬼地方啊。”

附近到处都是紫色的树木。

白羽向前走去,看到两块大柱子,柱子两端挂着牌子上面写这四个大字。

“应曹地府。看来这里才是真真的阎王府刚才经历过的那些已经够吓人了如果进入这里我的小心脏会承受不住的。”

“咕噜噜,咕噜噜”

“真是不争气的肚子”

“ 不管怎么样老子现在我是鬼,还害怕鬼不成,先填饱肚子饿了先去填饱肚子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糟糕的食物。但愿都是些我能吃的东西吧!”

白羽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这时一个拿着水晶球的神秘人在观察着白羽。

第三章秋月

白羽走进去一看跟他想像的完全不同,是个热热闹闹菜市场,人群来来往往男女老少都有在哪里谈笑风云买东西,每一个摊位旁都放了一根之前见过的声控火把,火焰的颜色不是原先火把上应有的红色,而是浅蓝色,虽然颜色不同但依旧可以照亮。

“前面的人给我让开”白羽看见前方有匹蓝色的俊马直冲过来,赶紧避让马上有人在驾驶,出来了刚刚自己进来的大门,马瞬间马的背上冒出蓝色火焰,接着马的两侧展开了白色的羽翼飞上天空瞬间消失。

“好厉害啊!居然飞了起来”

白羽继续往前走,他不知道为什么路上的行人有意的避开他。

“我跟这些人到底有什么不同,这里虽然蓝色的东西不少,但人的外表都不是蓝色的,我到底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鬼。”

“咕噜咕噜”自己的肚子又叫了起来,他知道像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根本捞不着东西吃。

“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迷路了?”白羽听到尖尖细细等声音抬头一看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女子看上去有三十多岁。”

白羽点点头。

“走吧我带你去我家。”说完女子指了指前面的红色高楼。

白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反正现在无处可去就跟着女子走了。

中途女子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白羽冷漠的说“要问别人的名字,不先自我介绍一下有点不礼貌吧。”

“哈哈哈”女子笑了起来“抱歉小兄弟是我失礼了我叫秋月”

“白羽”

双方握手言和。

“白羽小兄弟你是怎么死的。”

白羽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问题接着又想想活的问生日,死后问死因这是很正常的事吧!

“为了救我最后的兄弟被卡车撞死。”

“白羽,真是个好人呢,我想你的现在应该很自责吧。”

白羽忧伤道“不一定哪,因为我工作的问题他成天追着我,为我找功作现在他一定浑身轻松吧。”

“好了,到了,这里就是我的店。”

红色的高楼离近看更显高大,正上方有一个招牌可是看不懂上面的字。

“那个招牌上写的是什么字?”

“哦,那是叫秋月旅馆。在这里的文字大家都叫他阎字。”

“进来吧,白羽。”

两个人走进了店里。

刚走近店里有一个店内伙计走了过来。

客气的说到“秋月姐您回来了。”

“小毕,我刚刚在路上碰到了这个小兄弟,看他没地方去就准备他暂时住在这里。”秋月指了指身旁的白羽。

小毕看了看白羽,就发现了端倪。他小声对秋月说“这样不好吧!他身上的气息是。”

在一旁的白羽忍受不住了大声说道“我从到了这个镇上开始所有人都躲着我,我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不同。”

“白羽小兄弟,姐姐都跟你说了吧,其实你还没有死。”

“怎么会,我明明到了地府了不是只有死人才会到这里来吗?”

“你确实也已经死了。”

秋月的这句话让白羽更懵了

“这么跟你说吧,在现实不管你是怎么死的就代表着你的阳寿走到尽头,可是在我们这些彻底死透的人来看,在你的身上还有

至少五十多年的阳寿,在我们看来一定有什么力量在阻止你回到阳间,对我们来说你这算是稀有动物了,我们这边的人都在这里住管了看到你这样的人尽量想避开的人很多,都怕惹火上身。”

“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样吧!你先在我这里住一晚,明天带你去阎王那个老鬼去看看他没准会知道些什么。”

白羽心想“ 老鬼有这样说阎王的吗?有点奇怪。”

晚上家家户户熄灭火把这就代表着已经到了晚上了外面一片漆黑,让白羽觉得现在的外面才是真真的地狱家家户户关上门。

第四章阎王殿

到了早上地府的各家各户门上的火把亮了起来,这就代表天亮。白羽走出秋月旅馆一阵阵寒风从他的身旁略过,冷的只打哆嗦,但很快他很快就适应了,因为这和他之前进待过的黄泉之风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呀!

“白羽小兄弟起的这么早啊!”白羽转过头来看见秋月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秋月姐,你也起的挺早啊”说完白羽打了个大哈欠。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不要提了秋月姐我一整晚闭不上眼镜,总觉得身边有人,还有些奇怪的声音像是鬼叫,这是怎么回事秋月姐。”

“哈哈哈”秋月笑了起来“你听到的声音就是幽灵的声音。”

“幽灵的声音?”白羽疑惑倒。

“是的。睡觉是人类因为肉体的劳累休息的一种方式,而我们这边的是肉体事实上只是我们自己制造的躯壳所以我们晚上身体不会因为身体乏力陷入睡眠,在我们看了白天和夜晚除了天色不同外,其他没有任何区别到了晚上我们会脱离肉体,化身成真正的幽灵在地府或人间飘荡到了地府的白天必须回到自己的躯壳之中,否则自己的的灵魂会魂飞魄散。”

白羽非常惊讶想不到地府原来还有这个规则。 他对这秋月“那么我……”

“你在睡觉的时候自己是真的睡着了,并没有化为幽灵,就是说你是有肉体的并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鬼魂。”

白羽还没说完秋月就知道他要问什么。

接着秋月又说“我弄不明白的一点就是你的肉体是怎么进入地府的。按照你们人类的习俗来说你的肉体已经被焚烧成灰了才对。”

“秋月姐白天你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

“总之今天我们要前往地府要跟阎王那个臭老头问个清楚”秋月我这拳头严厉的说到。然后秋月态度瞬间转变白羽小兄弟饿了吧先回去吃过早饭吧,吃完饭我带路我们去阎王殿。”

“谢谢那就麻烦秋月姐了。”

早晨很很丰富酒也很好喝甚至让白羽觉得这不是地狱乃是天堂。

吃完早饭,秋月旅馆门口停了一只白羽刚过来时所看到的飞天蓝马。

“秋月姐,我们要坐他去阎王殿吗?”

“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白羽小声的说。

“哈哈”秋月用力拍了拍白羽的后背大声的说“你放心吧!决定安全,他的速度绝不亚于你们现实的高铁跑车什么的甚至不他们还快。”

“啊!还快那不是很危险吗?”

“你磨叽什么,赶紧上去。”说完没等白羽反应过来就把秋月提起白羽的衣服把白羽往马后方的客座扔了上去,完后自己跳了上去。

“车夫先生,可以走了。”

车夫点点头“驾”的一声响起马极速的冲了出去飞了起来速度可以说比游乐园的云霄飞车还快。

地府在地上看天空纯净无暇,可是天空上看到的是片陆地,陆地上方还有一片黑漆漆的天空。

“怎么样,这才是你想象的地狱是吧,这里才是地府原本的样子,不过这里和地上的环境天擦地别所以很少有人会生活在这里。”

“可是为什么阎王会在这种地方呢?”

“ 这里其名为真地狱,阎王负责看守里面的囚犯,有的是没死之前就罪不可俗的人,也有变成鬼之后到处作恶的,这些人都被关押在真地狱。阎王一般也会有很多事要忙,比如在人间一天在不同的地方会死很多人,阎王的职责就是帮他们转世重生洗涮他们前世的记忆,而不想转生的人还流念尘世间他们就会留在刚刚我们来的地方,晚上化为幽灵回世间在看看,有想转生的念头还得找阎王,就这样反反复复他一天天可忙着很那。”

“那还真累啊!”

“是啊!所以我才要跑出来。”

“什么跑出来?”白羽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诶,我们到了。”秋月指了指前方说到。

白羽只看到了,两道幽灵火灯光。当马车靠近时才注意到,一栋深蓝色的古堡,古堡前面站这两位看门的门卫,马停靠在一旁我们下来了。

噢!白羽吐了

“白羽,你怎么了。”

“飞马的速度太快有点晕车 ”

“你没事吧!可以继续走吗?”

“没事,我们走吧。”

到了阎王殿门口被守卫拦下

“您好!请出示你们的阎幽证。”

“幽冥证?那是什么?”白羽不解的问

“幽冥证就是身份证。”

白羽答到“抱歉,我死的太匆忙忘记带身份证了。”

“笨蛋,你有病呀谁死还带身份证的啊!”守卫大怒到。

这是秋月站了出来 “好了,两位守卫大哥你们也能看出来这孩子的状况,我们想请阎王大人看看能不能行个方便。”

两个人看到秋月瞬间脸色大变。

“行行行既然是秋月夫人带的人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这就放您进来。”

说完大门打开了,白羽和秋月走了进去。

>>>《到了地府做阎王》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