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悬疑 >

时间:来源:5号阅读

《捕魂谈》小说由作者谈说自己最新创作的悬疑类作品,主角是789七宗主,小说主要讲述了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规律,可是你并不知道,你的灵魂可以有更重要的作用,你可以用自己的灵魂换取一件东西或者一件事情,当然,从此你也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这就出现了一种职业,捕魂者,你不用考虑自己的灵魂将用来干什么,只要告诉他,对于这场交易,你是否愿意......

第一章什么数字

这条街道叫,中华路,还是其他路,不重要。

你是谁也不重要,因为这只是一个代号,说到代号,他的代号是789,他曾经问过给他这个代号的人,不是问为什么是789,而是问,788是谁。788是谁,没有788。没有其他,为什么还要有其他人用这种代号。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有名字还拿个代号来做什么。

街道上的人很多,他被人推着朝前走,也没有办法停下来。他有时候都在想这么多人来这里逛街,都是沿路商家设计的,不然怎么会商店里就显得特别的空旷。不过还是没有办法,他也只能被一只手牵着走进了一家商店,店员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两。他找到了一张凳子坐下来,斜靠在墙柱上。

他对购物没有任何好感,也是第一次陪人逛街,他本以为以前听人说的都是假的,今天来尝试了一次,才明白女人天生就是用来逛街的。他也在想,古代裹小脚的传统真的是一个优良的传统。民国时期酿造的苦果只能由现在的男人来偿还。

“这件裙子怎么样,我觉得颜色不好,还是换白色那条,可是,白色,哎。”一个声音从他耳朵里飘过,等他抬头的时候发现只剩下导购员在冲着他微笑。他又只能低下头把玩自己的手机。导购员,无奈的耸耸肩,快步的跟了上去。他顺着导购员走去的地方看去,地板上大反光,让他觉得有些晕眩。店里的音乐总是不合时宜的响起,这种噪音对他来说简直要了他的命,要不是街上人太多,他都要飞出这家买衣服的破店铺了。

“走吧,我想去前面看看,这里的衣服太土了。”他简直像得到了特赦,拉着对方的小手快步的走到了门口,然后对导购做了一个无辜的鬼脸。他被人拉着朝着另外一家门店走去。

“能找个地方先休息哈不,。”他开始抗议这样的行为。

“就最后一家,这家看了就去前面,我记得有家咖啡馆,叫什么来着,”女孩已经走进了这件商店。他只站在了门口,他不想在听这烦人的吵闹的歌声。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蹲下,又习惯的从口袋里拿出了烟和火。只是摸进口袋才发现口袋里啥都没有,过了半天他才想起来原来自己是不抽烟的。他开始狠原来的789了,虽然都是代号,但是也不能随便就给自己安排了。

没办法他只好慢慢的走进了这家服装店,他不明白买衣服这种事有啥好选的。这些人还能在这里选上半天,他走到收银台前,靠在了柜子上。那工作人员也没有管他,他就斜靠着,差点就睡着了。

“走了,走了。”他感觉有人拍他的背,反手就把那个人的手拉住了。回头一看,是自己朋友,慌忙把手放开了。

“你这是怎么了。”对方被他的举动吓傻了。他只好笑笑,也没有解释什么。

“我有点事,你先自己逛逛。”他快步朝门口走去,女孩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才发现自己的手有点疼,仔细一看都有点紫了。只好对着镜子笑了笑,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又朝外面看了看走出了服装店。

J街道上的阳光从高楼的阻挡中逃逸出来,错乱的照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他在人群中来回寻觅,只是总觉得阳光有一些刺眼。他站在一个公交车站牌前,1111路公交车会从这里经过,只是他的印象里,这座城市好像没有这样一路车的,不过既然要在这里等,会座上这路车的人,他也只得在这里等待。总体来说这座城市不大,但是要想在这个时候还能挤上一趟公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1111路公交车出现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人出现在了公交车站牌处,站在了他前面,这女人头发很长,提着一个很时尚的包。裙子紧紧包裹着她的臀部,看上去很得体。他抢先于这女性上了车,走到了公交的最后面找了靠窗的地方坐下。提包的女人也走到了他旁边坐下。

“你好,请问你是去哪里呢?”他打量了一下这个时尚女人。他还不习惯一上来就谈生意。

“你好,我想我们的目的一致。”这女人以为他是跟她一样的人,不过也是,这路公交车上的人不都目的一致吗。他又开始想自己第一次踏上这趟公交是什么时候了。

“你觉得你的灵魂值得交换什么。”他不想再绕弯子了,这种事情直接一点要好得多,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其他事情。女人把脸侧到了另一边,打开了自己的提包,拿出了手机。

女人对着手机屏幕捯饬了一下自己,又拿出一张纸擦干了脸上的汗,只是由于没有注意手机掉在了地上。女人弯腰捡起了手机,然后起身坐到了对面靠窗的椅子上。

“你……觉得,我。。的灵魂能换什么。”女人看着窗外,手里紧握着手机。他起身走到了女人旁边。

“一文不值,你的灵魂对于你这一场交易没有任何作用,你女儿的和父母的还可以。”他说完这句话又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女人把头靠在车窗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直手用力的抓住前排座椅的扶手,眼泪一滴滴从脸上滑落。

“你们不可以,不可以……,不。。:”女人仿佛在自言自语,她本想出卖自己的灵魂,让自己过得更自由,她害怕了日夜的加班,日夜的为了生活到处乞讨。

“你要的是自由,是更好的生活,而你的女儿恰好是你不自由的根源,你仔细想想。”他看着自己手机的信息,递了一支烟过去,他也不晓得自己怎么会有烟的。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了。

“谢谢,我。。不需要。”女人伸手拒绝了他的帮助,他想这女人应该恨他,他给的并不是她能够给的。

“你应该明白,你如果出卖了灵魂就等于是死人了,你知道我们跟一个死人做交易,你不能获得任何东西。”他伸手压在了她肩上,另一只手拿出了一份合同。女人颤抖着双手接过了合同,她快速的看了一眼合同条款,这合同跟她平时看到的合同没有任何区别。

“你死后,你女儿怎么办?再说这世界哪里有来世什么的。”他都觉得自己在撒谎,没有来世,他的存在算得上什么呢。

“我能再回去考虑一下,不。”女人抬起头看着他,眼泪还没有干,眼睛里透露出了乞求的神情。他拿回了合同,顺手放在了自己公文包里,又坐回了原位。

“车就要到站了,你可以考虑,只是我不敢保证下次的条款还会一样。”他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女人有一些恍惚,过好一会才起身抢过了他的公文包,拿出合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章生意

车快到站了,女人补了自己已经花了的妆,又拿着自己的手机看了又看。等车停下了她才从容的下了车。不得不说女人对时间的掌控是相当准确的。他提起自己的公文包准备下车,刚起身才想起,自己得回去把伙同交了,这是他这个月来的第一单生意。公交车继续朝前开,穿过一个隧道就到了他工作地方的办公大楼前。他觉得有些陌生,也不知道是哪个把楼前的打车挪走了,上次来自己就记住了这里有一辆车的。

“回来了,看来生意还不错啊。”一个西装笔挺的,长得很帅,手里提着一个跟自己的包一样土的包的人挡在了他面前。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嚣张的家伙,也有好久没见这家伙了。

“不要说这些,对了你不是说在那座城市生意很好做吗。”他有些生气,上次就是因为忘记交了一份合同导致他被分到了这样一座啥都没有的小城市。对面的人把他的包抵在了他肩上,不过也不怪人家,自己就只有这么高,人家倒是想给你一个帅帅的破势。

“靠,怪我,要不是老子,你就等着失业吧,我还不是没办法。”他移开自己肩上的包,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包,朝着办公楼走去。

“对了,那个老道士说什么,准备调我去上面上班了,妈的终于不用捕魂了。”帅哥把包扔给了他,他接住了这个包。又是哪个老道士,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就是他弄出来的,没有他,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是啥。这地方就是传说中的老道搞出来的。

提着两个包继续朝着办公楼飞奔而去,他知道自己天生就不懂得销售,自然他的业绩也就一般般。所以每次回到这里都感觉这里变化特别大。等他走进办公楼才发现这里的灯饰全都换了,以前的昏暗的灯光还能提醒自己自己是一个鬼怪,现在这里自己还以为自己走进了一家星级酒店的大堂。

“欢迎光临。”他竟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以前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跑到哪里去了。抬眼一看一个穿着得体的小妹妹这微笑着看着他。他正准备朝前走,就被另外一个妹子拦住了,并且引导他走到了前台的一个写着登记处牌子的地方。

“请问叫什么名字。”他觉得有些紧张,这些人还是捕魂的吗,这简直就是忘记了自己的真是身份了。

“这,我叫。等一下,我看看我该叫啥。”他打开自己的公文包,翻了许久都没能翻出任何的东西来。他又走到了门口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没有走错,又才回到了前台,自己该叫啥呢,不会要说出789这几个字吧,妈的真的很想打人。

大堂的小妹妹,递了一张纸给他,他接了过来,看到抬头他连忙把纸递了回去。

“美女,我不是入职,我是来交资料的。”他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微笑。小妹妹又看了一眼,随手递过来一张来访登记表。他在本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又仔细看了一下,觉得自己写这几个简单的字写得很漂亮。前台的妹子看都不看就把登记手册放进了抽屉。

“妹妹,你是新来的吗,我是来交合同的啊,你看不见我,还是咋的。”他把自己的公文包递了过去。前台这个小文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走错了地方,这群丫头片子完全把他当成了陌生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前年才调到这里的,实在抱歉。”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回到这里了。他又仔细打量了这座新的办公大楼一眼,才发现自己确实是走错了地方。

“对了,我想问一下,现在执行部门是谁当家啊。”他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该上楼去。

”一个叫789的家伙,不过好像从来没有来上过班。“看来她们确实很看不惯叫789的人,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发现多了一条信息。

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自己面前的小妹妹,这妹子看了一眼手机,魂都吓飞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他拿回了自己的手机,这手机也是前年就买的了。

”七宗,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就是……“小女孩确实被眼前这个宗主吓坏了。

”能带我上楼了吗。“他这才明白自己为啥叫789了。也不晓得管人事的是谁,要让他知道了他非要撕烂这个人的嘴巴。大堂里的人都围了过来,看来这个七宗的老大确实在他们心里是个稀奇的家伙。这个有手机的时代真的就是容易坏事,他有了在那条街道上闲逛的感觉。

小女孩晃了晃自己的手机,这群孩子越来越没有正行了。刚才登记的女孩已经把他的工牌和钥匙交到了他手里,看了那钥匙他才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

“对了,欢迎大家到我办公室参观。”他提着两个大公文包就准备走楼梯上楼,后面传来了一阵阵笑声。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些人立即就安静了。

“七宗主,这有电梯,你的办公楼在30楼。”他听到这句话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里竟然已经有30层了,这时代变化太快了。

“我知道,只是我想四处看看,你们都要听话点,不然我就收你们回去。”他晃了晃手里的公文包,又摇晃了一下钥匙,朝电梯走去。大厅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手里却多了一条权杖。他终于还是回来了,只是这时间过的太快。

电梯这东西的发明,让他失去了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以前上去哪里需要这么麻烦,一晃就到了。再说谁修的这座高楼,真是太麻烦了。权杖是他战胜老道获得的,至于如何战胜老道的他倒是忘记了,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他哪里还能记得住。

电梯的出口就是他办公的地方,他放下了手中的权杖。把公文包随手丢在了一张沙发上,这里才是最美丽的地方。他躺在了地上。

第三章记忆

一个人跪在石阶上,隔着十几级阶梯,十几个年轻男女,关切的看着跪着的人。血从他的膀子上流下来,已经凝固,白色的雪和红色的血显得格外的刺目。跪着的年轻人缓缓地起身,捡起地上的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师兄,师兄,。”有几个人准备上前阻挡受伤的人的离开。

“怎么,你们几个也想跟着他走。”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从大门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这老头,那些人都底下了头。受伤的人听见老头的声音,放慢了脚步,只是一回头看见大门已经缓缓地关上了。师弟师妹已经都走入了大门。

受伤的年轻人扔掉了手中的宝剑,一摇一晃的朝山下走去。路非常的狭窄,加上下雪,这个人一步没有踩稳就滑倒在了地上,他本能的想用左手支撑自己,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根本就动不了。他右手抓了一把雪放在嘴里,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随后又吐出口里的雪,嚎啕大哭。他躺在地上感觉自己有些冰冷,慢慢的蹭着土坎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山上,只看见满山的雪。他的眼睛失去了光彩,转身朗朗跄跄的朝山下走去,花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走到山脚下。

山下的小镇子倒是看不见雪花了,只是由于雪才化完,路上全是泥水。几个年轻的后生守在破屋子里听一个老头讲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受伤的年轻人,走进了这间破屋子。走到屋子中间就倒在地上,屋子你的年轻人快速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跑到了屋子外边。

”臭小子,不晓得咳,咳,拉老子一把。:老人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受伤的人身边的时候还吐了一口痰。

“牛大爷,你,这。”一个年轻人朝屋里看了一眼,随后满脸堆笑,双手在老头肩上按来按去。

“大爷,我就服你。妈的,老子就胆小,跑的快乐。”几个后身簇拥着牛大爷,还有人撑了一把破伞跟在牛大爷身后。

“臭小子,你在老子面前说沈呢,啊,老子是你能说的。”牛大爷一脚踢到了搭话的后生屁股上,那后身被踢了个狗吃屎。受伤的人见那些人都走了才慢慢爬起来靠近火堆,卷缩在火堆旁。火苗被风吹动着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地上还有一些刚才那群人吃剩下的地瓜,花生之类的东西。

受伤的人闻到了香味,肚子开始咕嘟咕嘟的叫了起来,他伸手摸了几下,没有摸到可以吃的东西,才缓缓抬起投头来,看见牛大爷刚才坐的地方的地上有半截吃剩的地瓜,他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支撑自己,又过了一会才慢慢的爬向地瓜。当他手碰到地瓜的一瞬间,他努力的坐了起来,靠在一根木头上,右手拿起地瓜,把地瓜放在了已经不能动弹的左手手掌上,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又才开始剥掉半个地瓜的皮。喉结随着他自己的右手的节奏不停的跳动,他能听见自己肚子里的声音。他右手拿起地瓜,背过头去,把整个地瓜都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大口大口的吞着,吞到一半就觉得自己喉咙被什么卡着了,开始不停的咳嗽,随着他的咳嗽,刚才吃进嘴里的东西又全都吐了出来。他无力的靠在木头上,看着眼前的火苗,眼睛里的泪水不断的滑落。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分不清楚是师傅还是师叔刺了自己一剑。他感觉脸上有些不舒服,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才知道自己脸上全是地瓜。外面的风更大了,吹得破屋的门窗吱吱呀呀响过不停。

他慢慢起身,去捡了些木头来放在身边,随后又丢了几根在快燃尽的火堆上。

“牛爷,你说那个乞丐死没有,看着就觉得慎得慌。“那几个人喝了几口酸酒,一个后身剥了颗花生,扔进嘴里,嚼了两下,又端起酒碗喝了一口。

”你娘的就是寻晦气,说这些做啥,滚。“牛大爷其实心里也在打鼓,那破屋里的火,自己走的时候就已经快燃尽了,都过了这久还在发着火光。

”你们几个,去看看,妈的,不要是遇见鬼了。“牛大爷喝了半碗酒,摇晃着准备站起来,不过晃了几下又坐在凳子上不动了。

”妈的,鬼不都怕火吗,你们几个瞎担心,喝酒。。喝酒。“牛大爷说完这几句就趴在桌子上了。几个年轻后身就更加没有人说要去那个破屋子了。年轻后身又聊了几句,一个人起身付了酒钱就扛着牛大爷回家去了。牛大爷伏在一个后身背上,不时扭过头区偷看破屋恶的火光。

“牛爷,你这身上响动有点大啊。”背着牛爷的后生觉得牛爷身体在发抖。

“妈的,喝醉酒了不都这样。”牛爷扇了这后生一巴掌,其他几个跟着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很快就随着几声开关门的声音而消失了。阵镇子上九只剩下了风声和不远处传来的不知道是啥畜生的叫声。牛爷躺在床上,把被子一把拉过来盖在自己身上,嘴里胡乱的叫嚷着。没一会功夫,牛爷就裹着被子,点了油灯跑到了装被子的柜子前,打开了柜子取出了一床棉被,把油灯一吹快速的跑回了床边。牛爷感觉自己的脚撞到了什么东西,身子向前一扑就撞到了床沿上。

李二裹紧了自己的破棉衣,双手笼在袖子里,胳膊上挂着一个盒子。每天早上他都得从镇子东边跑到西边,就为了给牛爷送这早点。他极不情愿的踱着步子,鼻子里发出呼呼的声音,身上的凉意从脸上一直延伸到脚底。他也不明白这牛大爷好好的家里不住,非要跑到西边租一个院子住着,还说是为了镇子里的安全,一个满口胡话的老头竟然让镇子里的人都信了,还安排自己每天给他送吃的。李二到了牛大爷家门口,把食盒放在了门口的是台阶上,极不情愿的举起手敲了几下门。过了半天没有听见牛大爷响应,李二对着门就是一脚,只是脚刚碰见门,还没有用力,门就开了。

第四章牛爷死亡传说

李二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脚。李二愣了半天都没有听见牛爷的骂声,这才晃着脑袋走进牛爷的院子。李二走到牛爷卧室门口才想起了食盒还在门口,有转身跑到门口提起食盒走进院子。

李二重新回到牛爷卧室门口的时候,发现牛爷卧室的门开着,李二揉了揉眼睛,扇了自己一巴掌,再仔细看了几眼发现门确实是开着的,才轻轻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李二放下食盒,回头一看牛爷躺在地上,身上还裹着一床被子。李二走上去,轻轻声的喊了几声牛爷,牛爷没有反应,李二走得更近一点,手放在牛爷胳膊上摇了几下,牛爷还是一动不动。李二,听见自己心脏不规律的跳动,头上微微冒汗,手有一些颤抖。李二闭着眼睛,手慢慢的移动到了牛爷的手上,牛爷的手已经冰得如同院子里的冰块。

“牛爷,牛爷,来人啊,快来人啊。”李二惊慌失措,提起桌上的食盒就朝外跑。街道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李二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镇上的包子铺前,这里已经有一些人出来卖早餐了。

“牛爷死了,你们快去看看啊,牛爷死了,就死在自己屋子里。”李二不断重复着牛爷死了的话,他担心牛爷死了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你说啥啊,臭要饭的,老子昨天还跟牛爷喝酒来着。”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年轻人一脚就把李二踢飞了出去。

“是真的,牛爷真的,真的死了。”李二半天才从地上怕爬了起来,怯生生的看着踢自己自己的人,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肚子。

“你杀了牛爷吧。”卖包子的老板抓起自己的围裙擦了一下手上的油污,走到了李二跟前。李二眼睛死死盯着包子铺老板,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开始沉重起来。

“黄老板,你,你,我,我怎么可能。”李二感觉自己的脚开始不听自己的话,不自主的朝后面退了几步。天空中又开始飘雪花,围观的人都把手笼在袖子里,低着头看着李二。镇长也听到了动静,拄着拐棍,一摇一晃的走进了包子店。用拐棍指了指蒸笼,黄老板连忙跑过去,揭开盖子拿了几个包子,又让自己家婆娘盛了一大碗稀饭端到镇长面前的桌子上去。镇长抓起包子,低着头喝了一口稀饭,咬了一口包子,就把包子放在桌子上了。抓起拐棍,走到了穿貂皮的少年身边。李二看着镇长走了过来,本想迎上去,只是看了一眼貂皮上年,没有敢动。

“好了,带我们去看看。”镇长拄着拐杖,用拐杖推了一下李二,李二才慢慢转身领着大家朝牛爷的住处走去。走了几步李二才慢了下来,让镇长和貂皮少年走在前面,自己紧紧跟在后面。黄老板和一群人紧紧跟在后面。

“牛爷,怎么死的啊……”镇长有意拖长了声音,李二听到这话一下子停了下来。黄老板推了李二几下,李二才反应过来。

“老爷,我,我不知道啊,今天早上送餐的时候发现,牛爷家的门是开着的,所以,我……”李二连忙走到镇长身边,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爹,黄老板说的对,就这小子害死的牛爷。”貂皮少年,恶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李二,李二吓得把自己德尔脑袋不挺的在地上捣鼓。镇长也没有管李二,径直朝牛爷的住处去了。李二连忙爬了起来,弯着腰跟着这一群人。镇长直接走进了牛爷的房间,看见牛爷像一个粽子一样裹着,差点笑出了声。黄老板走近了点,扒开了裹着牛爷尸体的被子。

“镇长,这牛爷,身体一向很好,我看着这怕是被人害的。昨天……”镇长制止了黄老板,摇了摇头,拐棍在地板上重重的敲打着。黄老板这才退到一边。

“爹,我听说镇上昨天来了个陌生人,就在破屋里。”貂皮少年在镇长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镇长示意,把牛爷尸体搬到了床上,九个年轻后身抓起被子四角一提就把牛爷提到了床上。

“好了,我看这件事得好好调查哈,牛爷这个,你们几个都出去。”镇长挥了挥拐棍,那些人就全都出去了。

“黄老板,留步。”貂皮少年伸手挡住了黄老板。镇长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下,回头看了牛爷尸体一眼。

“我这二弟,也就爱吹牛,黄老板也是知道的,你说那人现在还在那里没。”镇长盯着黄老板,貂皮少年站在黄老板身后。

“镇长老爷,你是知道,我也是听那几个昨天陪二爷喝酒人说的。”黄老板弯着腰,抬起头看了镇长一眼,镇长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儿子,貂皮少年就慢慢退出屋子,顺带把门关上了。黄老板听见关门的声音,心都贴到了嗓子眼上,偷瞟了房门一眼,回头看着牛镇长。

“昨天,我听说牛爷在破屋里打了一顿那个叫花子,这是他们说的是叫花子的。”黄老板身上觉得有些发热,手,一会挠头,一会拉着自己的衣服。

“哈哈哈,这就对了吗?怎么回事叫花子吗,是强盗,是吧,黄老板。”镇长的拐棍已经压在黄老板的肩上,黄老板感觉自己的肩上压上了几百斤重的担子,身体微微发抖。更靠近了一点拍了拍黄老板的肩膀,走到门口,拉开门,一股冷风吹了进来,黄老板才快速转身跟上了镇长的步子。

貂皮少年已经安排了几个年轻小伙去了破屋。镇长回到了黄老板的包子铺,继续享用他的早餐,又把那些个陪牛爷喝酒的后身都交了过来。那几个后生站在包子铺前低着头,也不知道镇长让自己来这里是怎么回事。

“昨天牛爷,就在破屋里,就带着你们,是吧,教训了一个强盗,你们是没事啊!”镇长停顿了一下,喝了口稀饭“牛爷就,唉,就被这歹徒杀害了啊。”镇长说道这里就已经开始呜咽了,一边掉眼泪,还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脯,端起稀饭,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镇长,抓住了,那家伙还在破屋熟睡呢。”一个年轻后生跑了过来。

>>>《捕魂谈》原文继续阅读<<<